首页 »

吸引“漕男漕女”融入和服务社区,这个园区用了啥办法?

2019/10/10 0:00:26

吸引“漕男漕女”融入和服务社区,这个园区用了啥办法?

“漕男漕女”,专职吐槽的男男女女?原来,在上海漕河泾开发区,每天来此工作打拼的白领青年都称自己为“漕男漕女”。如何做好“漕男漕女”们的党员服务,让党建活动被年轻人愉快接受,而不是被“吐槽”,成为园区服务者们的头等大事。

 

“无论是让企业积极参与园区服务,还是吸引两新组织的党员们走出办公楼,走入园区这个小社会,都需要从‘人’的角度出发,也就是从社区居民和园区员工的需要出发,了解需求、解决问题才会换来真心。”日前,虹梅街道2017年园区治理圆桌会暨区域化党建推进会在漕河泾开发区园区服务中心举行,虹梅街道党工委书记蒲亚鹏在会上如是说。会上,虹梅街道公布了2017年新一批园区党建和公益项目,今年将更加注重人文内涵,大部分活动的组织方,正是街道的枢纽型党建组织“徐汇区虹梅庭公益服务中心”。

在上海中心城区,位于徐汇区西南角的虹梅街道有些特别。街道面积约5平方公里,是国家级开发区漕河泾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核心区所在地,区域内有各类企业近3000家,其中350余家都是高新技术企业,20万从业人员中大学以上学历占到85%,70%都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

 

受过高等教育、事业处于上升期的年轻人最需要什么?虹梅庭的工作人员邀请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研究院一起,对开发区白领开展问卷调研。在走访了腾讯上海分公司、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思科、麦当劳、汇付科技等开发区企业后发现,开发区从业者年龄集中在24至38周岁,收入集中在3600元至9000元不等,有近四成白领认为自己社会地位偏低,也有约一半白领认为企业对员工自身发展的关注不足。

 

“相比生存、健康等基本需求,开发区白领对公共社交、获取尊重、自我实现等更高级的需求更为显著,而这对于街道来说服务难度也更大。”虹梅庭负责人曹蕾告诉记者,不少受访白领都表示,企业日常活动以募捐、志愿活动、党组活动为主,希望在形式和内容上能有所创新,同时增加个人成长方面的培训。

明确了服务对象和服务目标,虹梅庭想办法创设让园区白领们满意的服务内容。虽然园区白领中专业人士不少,但在专业技能之外,大家仍希望有渠道获得自我能力、自我素养的提升。于是,虹梅庭建立了“虹学院”,开设文化修养、生活艺能、科学养生、创新思维、实用百科、热点时事等六大系列35余项课程,70%以上的课程从内容选择、师资来源、学员报名、学员管理、课件分享、社团成立到社团活动都由来自不同公司的白领们自主运行。在“虹学院”今年6月的课程表上,红色党课、阅读马拉松研读营等通知一经发出,活动名额就在微信上被“秒杀”。

今年4月22日“世界读书日”前夕,阅读马拉松春季赛在虹梅庭举行,100多名来自漕开发的园区白领和全市近千名白领市民一起,花6小时阅读了一本大赛指定书目。大赛创始人姜涛告诉记者,去年1月,阅读马拉松在上海举办了第一场比赛,四个月后就把“分赛场”开到了虹梅庭,看重的正是虹梅庭服务企业的专业能力。“不仅帮我们联系场地,还会主动招募园区白领来参加,没想到人数还不少。”

 

在虹梅庭的引导下,园区企业泰科电子(上海)有限公司聚焦残疾人出行难,组织开展了“一米高度看上海”活动,企业员工推着虹梅街道出行不便的老人坐轮椅,游览上海的大街小巷;星巴克中国把目光投降周边环境,开展“美妆社区”活动,邀请居民和公司白领一起在围墙上手绘图案,为园区增添温暖的人文色彩。

建党96周年到来之际,日前虹梅庭发布了“我的1921-1949”红色党课实景游戏,白领们只需关注虹梅庭的微信公众号进入比赛页面,选择路线后前往包括一大会址等在内的任务点,一边观察各个红色地标中的展品、展板内容名,一边完成答题。曹蕾说,诸如“中共一大召开时李大钊的右手边坐着谁”这样的细节问题都可能遇到,而整个党课的设计、策划,均由虹梅庭与多个第三方社会组织共同完成。

 

记者了解到,三年来,虹梅庭不仅引入了60余家社会组织和专业机构,孵化了11个百人以上规模的社会活动组织,也成功覆盖了近4500名“两新”组织的党员。

 


本文图片:作者提供(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